赵玉芬认定

2020-11-18 14:29

厦门市环境科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“岩鹭”说:“翔鹭集团的px、pta项目均通过环评,我也善意地相信它们在生产时将达标排放,但长期的累积效应呢?”

厦门海沧,原腾龙芳烃px项目用地尚未开发,附近村庄的农民在上面开辟出一块块菜地。地块东面,则是林立的楼盘。厦门px事件之时,“未来海岸”的房价曾跌至每平方米6000元,如今均价已达14000元。

上述27个项目都具有台资背景。早在2009年6月,古雷px、pta项目动工之时,福建省政府即向国家发改委申请设立“古雷港台湾石化工业园区”,一年后获批,并被赋予台资项目核准的特殊政策。随后,福建邀请台湾工业总会与台湾石化工会至古雷,酝酿了庞大的“古雷半岛石化投资案”。

厦门大学一名不愿具名、研究区域经济的博士对记者说:“厦门px事件由赵玉芬院士而起,px迁至漳州古雷也是她第一个向福建省委所建议。”

47岁的洪坤清则在离村子2海里的沙洲岛养鲍鱼,他有两个鱼排,7000个网箱。

在此次对接会上,台湾工业总会理事长陈武雄对苏树林说,台湾石化工业已经过度成熟,并走过了黄金时期,而今陷入困境,古雷半岛是台湾石化的希望所在,待条件成熟后,台湾石化项目将一一迁至漳州古雷。

古雷开发区成立于2003年,为市级开发区,2006年9月变更为省级开发区,但一直空有其名,区内没有任何工业,直到2007年“厦门px事件”的发生。

未来,古雷半岛内10万多失地居民都将集中“安置”进这个巨型新城里。

漳州古雷半岛的~声巨响,将~个曾经最著名的石化项目重新拉回了公众视野—它正是6年前被厦门人“逐出”的翔管腾龙集团旗下的p×,如今在古雷处于试投产阶段。鲜为人知的是,这个项目只是古雷港台湾石化产业园的启动部分之~,过去数年,福建省高层与台湾石化工业界频频百访,~直致力于引进占台湾地区工业总产值20%的整个石化产业,并已卓有成效。预计首期总产值可达3000亿元的这条石化产业巨链,将给古雷半岛10数万居民和他们所依存的那片海洋带来什么变化?

当2008年古雷半岛征地之时,东山湾西岸的东山市铜陵镇沿海居民因担心未来古雷石化污染海水,破坏其鲍鱼养殖业,发起了“东山反对事件”,但最终也被“化解”。

随后,厦门市政府宣布海沧px“缓建”,半年之后,2007年12月,福建省委常委会决定将海沧px迁至漳州古雷。

让黄福泉、洪坤清担忧的是,搬去新港城之后,还能不能捕鱼?而当px等石化工厂投产后,海里是否有鱼可打,是否还适合养殖鲍鱼?

杏仔村村长洪荣寿说,那么低的补偿款,谁都不愿意签字,但有什么办法呢?“2008年至2009年征地时,村里没有人愿意签字,但谁不签字,人就忽然不见了,你在协议上签字了人就又回来了……”他的说法,得到数名不同村子村民的印证。

7月30日凌晨4点40分,他们都被一声巨响所震惊。发生“闪燃”的是翔鹭腾龙集团的px工厂,与村子仅一条马路之隔。村中一户人家的天花板掉了下来,60多户人家的窗玻璃被震碎,村民王海富说:“如果有第二声爆炸,我就立刻开动摩托车载着老婆小孩往码头跑。”

古雷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曾平西说,现今在古雷港开发区内动工的石化及其配套项目超过14个,总投资超过294亿元,并且,投资额正以每天3000万元的速度增加。

赵玉芬与她的同事袁东星教授认为,海沧px应迁出厦门,并开始与官方沟通,但一直无果。2007年3月,两会期间,赵玉芬等提交了名为《关于厦门海沧px项目迁址建议》的提案。不久,这份提案为厦门市民所获知,并不断发酵。

8月3日傍晚,古雷镇镇委书记等官员在寮仔村监督拆迁工作,轰鸣的钩机、推土机正把路边的一排楼房推倒。一名负责拆迁的陈姓官员对记者说:“上半年搞定半湖、寮仔等村,下半年搞定杏仔村和龙口村,这是任务。”

记者查到的当地政府所卖的另一宗大型地块项目是1600亩的“钱隆滨海城”。

上述厦大博士说:“也就是在那6个月里,在赵玉芬院士的建议基础上,福建省政府勾画了一个大局,这个大局镇住了一直力图将px保留在海沧的厦门市政府,也安慰了极度失意的翔鹭集团老板陈由豪。”

29岁的洪镇益在村东面的海边开了一家渔家乐,客人从厦门、漳州甚至广东过来。他说,如今客人来之前都要在电话里问一句,px开始生产没?

但更重大却鲜有人知的却是2011年8月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与古雷石化(漳州)公司(由来自台湾地区的台聚、荣化、台湾中石化、和桐五公司合资组建)签约合作的1600万吨/年炼油和120万吨/年乙烯工程。

根据古雷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提供的资料显示,古雷港经济开发区规划总用地面积153.81平方公里,其中陆域面积119.16平方公里,填海造地面积34.65平方公里,北片区规划面积约72.8平方公里,主要布局行政、生活居住等,构筑出一个20万人的新城;南部片区则规划为石化、装备制造、港口物流仓储为主的工业片区。

一个更值得深思的问题是,当古雷半岛承接了台湾巨大的石化产业群,最终达到其所规划的5000万吨炼油项目,400万吨乙烯工程,160万吨px,500万吨pta,以及其他几十个下游石化项目时,其所产生的污染会否给当地海洋环境带来毁灭性的打击?

凌晨3点,杏仔村32岁的渔民黄福泉开着小船出海打鱼,他的目标是黄花鱼。

征地之后是房屋拆迁。漳浦县政府同样自行制定了拆迁标准,有证的楼房每平方米2550元,石盖房2030元,按折旧程度乘上系数0.9,0.8,0.7,甚至更低;而无证的,按当地村民的说法是,直接“变乞丐”。

厦门当地环保组织“厦门绿十字”总干事马天南说:“当时充其量是利益相关方,房地产开发商和当地有房业主争取自身利益的维权。”

在试投产阶段的“闪燃”,这似乎并不能影响古雷px的顺利投产,也不能影响古雷半岛将成为中国最大的石化基地之一。

据古雷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提供的资料显示:2016年前,古雷石化基地首期规划建成1600万吨/年炼油装置、120万吨/年乙烯装置、公用工程、码头及中下游石化产业配套装置,共27个石化产业链项目,总投资150亿美元,预计年产值2200亿元。同时,与在建的腾龙芳烃px项目、翔鹭石化pta项目配套,将形成完整的石化产业链,预计首期总产值可达3000亿元。

2006年底,海沧px项目为全国政协委员、中科院院士、厦门大学教授赵玉芬所注意。赵玉芬认定,px属危险化学品及高致癌物,沧州px项目所在地5公里半径内,有近20万居民,一旦发生危及项目的自然灾害或者战争、恐怖威胁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厦门海沧腾龙芳烃px项目2004年2月便被国家发改委所核准,并通过了环评,一直在低调建设中。其所在地厦门海沧化工区是一个传统化工基地,翔鹭石化的pta项目已在当地生产多年。

厦门大学教授袁东星,2007年与赵玉芬院士两人力主“海沧px必须迁址”,事件过后她一直保持沉默。8月8日,袁东星对记者说,现今px这个词太敏感了,而网络的力量太强悍了,“我没有那么好的心理承受能力去应对”。南都供稿

他们最早失去的是土地。2008年5月是征地的开始,漳浦县政府自行制定了土地征收协议,指出古雷土地的平均亩产值为1123元,而从1980年开始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50年承包期还剩17年,所以“给予更多优惠”之后,沙地每亩征收价2.8万元,林地2.4万元。由此,杏仔、半湖、寮仔等几个村共6000多亩耕地成了px工厂用地。

这些项目包括腾龙芳烃年产80万吨的px,翔鹭石化年产150万吨pta项目,海德顺特种油基地,珠海一德公司的3万立方米的液体化工储罐项目。

这一声巨响的背后,是古雷半岛南部杏仔、龙口、半湖、寮仔等村庄传统生活的改变。

厦门市环境科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“岩鹭”认为,当年的厦门px事件,媒体明显过誉,它首先是制造了px为高致癌物的错误信息,再且当年将px项目迁至古雷半岛,放到了那样“弱势”的地方,是否产生了更多问题?

国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在其2009年制定的《古雷污水排放口及石化启动区污水排海管道工程环境影响评价报告》中提出,石化启动区所建的7个石化项目,日排放污水3.3万吨,正常排放时所含污染物对海洋生物影响较小,但长期累积效应不可忽略……污水事故排放除了影响养殖业外,对莱屿列岛典型海洋景观保护区、古雷头生态保护区、东山珊瑚省级自然保护区等敏感目标“有一定影响”。

据当时的台湾媒体报道,当听到项目被停建的消息时,身在北京的台湾商人陈由豪一度落泪。同样觉得“受伤”的还有厦门市政府,px项目的迁移,迁走的是据称高达800亿的gdp和巨大的财政收入。

毕竟,靠着打鱼养鱼,一个渔民家庭每年最少也能挣到15万元,而除此之外,他们“什么也不会”。

据媒体报道,2012年3月27日,福建省省长苏树林率众赴台,在台北举行“古雷台湾石化产业园区项目对接会”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2011年到福建之前,苏树林历任大庆油田管理局局长、中石油总经理以及中石化董事长。

“钱隆滨海城”位于古雷开发区北片区,是入驻开发区的第一个房地产项目,由福建福晟房地产公司开发,总用地1600亩,现已开发其a地块的429亩,推出楼房面积67万平方米。半岛村民将其称为新港城,拿到拆迁补偿的村民只能选择在此买房,价格为每平方米2500元以上。

http://www.ahacook.com 浙江省乐清市画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(www.ahacook.com)以上均不含限制项目,三维针雕、三维立体雕刻机、中大布料市场面料分类、三绕组变压器,并巨资设立自主钻.